记一次理发 气得不想喂鸡

剪完头发的我,数着楼下大街上的红蓝白标志灯,这条街居然开了不下十家理发店。这已经是我第三次走进这家店,我也不清楚我为什么还会再来一遍而且还拉上了我的一个好同事。 这家发廊比较独特,门前没有过于张扬的滚动着的红字广告牌,仅有站在门前时不时还倚靠着门边的姐姐。她们对每一个有着准备走进店的客人漏出生硬的笑容,只要客人进入门店,她们两个便争先恐后拉着客人,脸上的笑容如脱缰野马,不...

read more..

一次不愉快的买正装经历

周末就是我们专业的招聘会了,为了这次招聘会我打算买一套正装。作为一个穷屌丝,实在没有过多财力去为自己量身定制一套西装,我打算到周围步行街的实体店看看,衬衫加上西裤预算200吧。 于是今晚冒着雨带着我几个同学过去参谋参谋,来到了步行街尾的一家西装专卖店,老板娘年纪挺大,脸上给人的感觉冷冰并不热情,老板看着较年轻,面带笑容,挺着啤酒肚,是个生意人。店面不大,装修也老旧,加上他们这对...

read more..

几年前的一个台风夜

零六年的时候我家一层半,楼上那半层是我爸在听取我们俩兄妹的意见之后给我们建上的。我们之前那栋老房子只有一层,没有楼梯,一层最里边就是我们跟爸妈的卧室,当时我们兄妹俩一到我大姑家就想爬他们家的楼梯,上个二楼看看风景,爬上爬下,那种感觉很好,当然少不了大人嘴边风。于是我爸在建这间新房的时候就问了我们兄妹,要不要弄个楼梯,然后我们今后睡楼上啊。我们兄妹俩自然是很乐意,心中难提有多...

read more..